三個壓抑、失落、迷惘、孤寂的靈魂,藉著聲音,生命有了某種交集。




《最遙遠的距離》片花


阿才,婚姻觸礁的精神科醫師,自稱在販毒,販賣麻醉心靈的毒,最喜歡角色扮演—無論是面對他工作上的個案、找來的應召女郎,或是邂逅的檳榔西施—與其說他在治療別人,不如說他在解放習慣壓抑的自己。遺憾大學時代沒有把握住的最愛,之後結婚,與妻子感情淡漠卻又遲未離婚,他的心是被禁錮的靈;情感需要定錨,卻找不到對象,只好寄託一次又一次肉體感官的刺激。



小湯,失戀、工作又遇到挫折的錄音師,因為愛得深,所以無法自拔、不知如何走出過去,唯一能撫慰他受傷心靈的方法,就是繼續完成當初與女友的約定:走遍台灣各角落,錄下屬於福爾摩莎的聲音。每錄完一卷帶子,便寄給前女友,因為她喜歡對聲音極其敏銳的他,以及錄音時專注認真的樣子。可是他永遠不知道,她早已搬離原來住處,聽到錄音帶的,是另一個女子「小雲」。


小雲,與上司有著出軌戀情的Office Lady。她日復一日工作,卻不知所為為何;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使得需要倚靠的心靈,像永遠無法平衡的三角椅。小雲無意間收到陌生人小湯寄給前房客的錄音帶,由於好奇心的驅使,讓她開始聆聽這一卷又一卷錄音。她聽到東海岸的潮聲、稻浪聲,聽到小湯與小學生的對話、聽到阿才與檳榔西施的對唱。在繁華喧鬧的台北,帶著耳機,用這些來自遠方的聲音,把自己隔絕在只屬於自己的世界,任由這些聲音讓麻痺、沈睡的靈魂甦醒。


他們因著不同的緣由、同樣的目的(自我救贖),不約而同來到了台東海岸展開自我放逐、尋找自我、聆聽內心聲音的旅程,終究:
最遙遠的距離,
是我知道你在我心裡面,
可是卻聽不到、碰觸不到。
那個你,似是你、是妳,其實是自己。


  

《最最遙遠的路》詞/曲:胡德夫(1983)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複雜的訓練 引向曲調絕對的單純
你我需遍扣每扇遠方的門 才能找到自己的門 自己的人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後一個上坡 引向家園絕對的美麗
你我需要穿透每場虛幻的夢 最後才能走進自己的田 自己的門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voicexml


全站熱搜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