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六年沒有動筆寫歌,
六年我從生氣、悶氣到不吭氣。
我遠離台灣,每年在台灣的時間愈來愈短,
這次提筆要寫一首歌,我想了很久,
才發現我對這塊土地的感情竟然那麼深,
就像你對身邊最親的人,
是說不出什麼心底最感激的話,
我這就是這個心情吧!」(~蘇來)



2006年夏天,一個下著綿綿細雨的夜晚,我坐在國父紀念館的迴廊下,聽著天下雜誌25週年紀念演唱會的戶外轉播,其中一首歌,特別讓我感動。這幾天偶然想起這件事、這首歌。

雖然離開台灣幾年,但還是持續關心著島上的大小事,我的資訊來源有很大一部份來自媒體。從媒體上看到的報導,常常讓我感到沮喪。沮喪的原因,有些是因為現象本身,有些則是因為媒體側重於事件的某一方面,或是將整件事斷章取義,所以,媒體上所呈現的台灣常是吵吵鬧鬧、紛紛擾擾:負面的新聞、八卦的新聞似乎總是多於正面的、溫馨的、積極的報導。我常在想,如果我仍待在台灣,一年半載都不看媒體報導,是否感覺會不一樣?

當然,現在的我無法回答以上的問題。但因為離鄉背井,正好讓我有機會從另一個角度、遠一點的距離,看看這個我出生、長大的地方—台灣;也讓我能夠實際感受、驗證這個在媒體上稱讚多於貶抑的國家—美國。

我發現,其實台灣並不像媒體(或輿論)中所呈現的那麼糟糕,美國也沒有媒體報導或一般人想像中那麼好。我認為,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有他好或不好之處,台灣也有她獨特、值得我們肯定、驕傲的部分,我們其實可以對自己(和國家)更有信心一些,也要能珍惜這一切。

蘇來特別為那場「珍惜」演唱會所寫的歌,旋律輕快,歌詞寫實,引發了我內心的悸動,因他不僅寫出了他自己的心聲,也道出了我的想法:



我要如何對你說(為天下雜誌25週年「珍惜演唱會而創作)
詞、曲、演唱:蘇來
演唱地點:天下雜誌25周年,「珍惜」演唱會

你問我台灣有什麼好
我沈默了
台灣有什麼好
夏天那麼熱 颱風那麼多
地震來的時候 躲也沒處躲

你問我台灣有什麼好
我猶豫了
台灣有什麼好
玉蘭花的清香 蓬萊米的飯香
牛奶芭樂的果香
我要如何對你說

人們心裡的溫度 眼裡的亮度
再大的風雨都不停下的腳步
我要如何對你說

你問我台灣有什麼好
我激動了
台灣有什麼好
人們的執著可以硬得像石頭
夢想燃燒的像一團火
我又如何對你說
這都是台灣的寶

這個島 是生養我的島
有時是我的苦惱 卻也是我的驕傲
這個島 是生養我的島
我在這裡青春年少 也在這裡白頭到老

我要如何對你說 她的好她的好

你問我台灣有什麼好
我沈默了
台灣有什麼好
空氣那麼潮 雨下那麼多
大水來的時候 逃都沒處逃

你問我台灣有什麼好
我猶豫了
台灣有什麼好
百合花的芳香 地瓜葉的菜香
春天凍頂的茶香
我要如何對你說

人們心裡的善良 眼裡的光芒
再高的浪潮都不害怕的膽量
我要如何對你說

你問我台灣有什麼好
我激動了
台灣有什麼好
那些一代傳過一代的夢想
愈煎熬愈不放棄的力量
我又如何對你說
這才是台灣的寶

這個島 是生養我的島
有時是我的苦惱 卻也是我的驕傲
這個島 是生養我的島
我在這裡青春年少 也在這裡白頭到老

我要如何對你說 她的好她的好






全站熱搜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