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紐約下了今年第一場雪,積雪僅有一、兩吋,卻讓我相當開心,也猜想著:「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有個白色的聖誕節?」
 
國中時,讀到一篇謝安與晚輩吟詩詠雪的短文1,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十分好奇「空中灑鹽」與「柳絮因風而起」的景象,更期盼著有一天能親自體會白雪紛紛究竟所似為何。
 
來到美國遇到第一場雪,是在一個冬夜,那一晚,我幾乎沒睡,坐在窗邊欣賞飄落的片片雪花,那景致實在美極了!此後,只要是下雪天,我總會不顧寒冷的天氣,走在紛飛的落雪當中,享受那股特殊的靜謐。不知道是因為地上反射的銀白雪色,或是因為只見飄雪、不聞雪聲,總讓我感覺在飄雪的時刻,天地之間一下子變得無聲、安靜,我的思緒彷彿也跟著沈澱,越發清晰。
 
如果遇上大風雪,只能安分地待在家。屋外疾風勁雪,屋裡暖氣烘烘,倒也相映成趣,若是飲上一杯mulled wine 或是mulled cider(放入香料加熱的酒或是蘋果汁),感覺就更幸福了!
 





↑  以上兩張照片,可謂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最佳寫照




 ↑ 被雪覆蓋的地鐵站




↑ 下雪天裡的帝國大廈頂,有著一股神秘的氣息





註1:
白雪紛紛何所似  劉義慶(世說新語)
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


後記:
在寫這篇文章的當兒,正下著冰雨(sleet),叮叮咚咚的聲響,好似小石子打在汽車的底盤上。

全站熱搜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