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Adopted from Chopsticks New York


日本這個國家給我的感覺是什麼都很方便:便利商店商品應有盡有、速食條理包種類豐富,可隨身攜帶的電子產品更是令人眼花撩亂;我很佩服日本人為了讓生活更方便所作的努力,還有因此而激發出的創意。這樣的方便,造福了許多人,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因為這種方便而衍生出的社會問題令人憂心,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現象便是是其中之一。

1990年日本泡沫經濟崩潰至今,自由工作者增加,各企業也為減少開支,減少正職員工而增加聘用派遣職員。經濟、就業環境的改變,使得不少人失去工作、找不到固定工作,無力負擔房租,越來越多人無家可歸。有些人露宿街頭,有些人轉而投向漫畫喫茶店(マンガ喫茶, manga kissa)或網咖。


Photo Adopted from Daily Yomiuri Online

日本的網咖是24小時營業,裡面的設備相當舒適:屬於個人的小隔間、讓人坐臥皆宜的椅子、無限量飲料供應,更甚者,還提供淋浴設備、吹風機、拖鞋,以及盥洗衛生用品的販售等,當然,電腦和寬頻網路是一定有的。原本,這樣的網咖,一如早先的漫畫喫茶店,是提供人們殺時間、或和朋友碰面聊天的場所,但越來越多沒有住所、沒有固定工作的人,把這裡當作他們的棲身處。日本的媒體稱這些人為:「網咖難民,(ネットカフェ難民,Nettokafe Nanmin )」,亦即Net Café Refugee。日本厚生勞動省去年六、七月間作了一項調查,指日本全國有約5400名這樣的網咖難民,其中百分之八十集中在東京地區。


Photo Adopted from Chopsticks New York

和一般露宿者不同的是,這些人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工作的意願,可是因為他們居無定所,因此很難找到固定工作,只能成為以時、以日計薪的臨時工,或派遣員。即便他們有些收入,但工資微薄,根本無法租屋,也沒有保險或其他福利可言;他們賴以維生的「救生圈」就是手機和網路,這使他們能和雇主或派遣公司保持聯絡;網咖,滿足了他們一切生活上的所需。

雖說在網咖停留八小時以上或待過夜,所費不到新台幣五百元,但仍有一些人無力負擔,於是,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就成了另一個選擇,花費一杯咖啡的錢,就可以在麥當勞待上一夜,這群人,被稱為「麥難民,マック難民(McRefugee)」,或「ハンバーガーショップ難民(Hamburger Shop Refugee)」。


Photo Adopted from Daily Yomiuri Online

這個現象的背後隱藏了一些問題,比如說,公共衛生:2006年,東京有十三個人在網咖感染到肺結核,相關單位懷疑病源來自網咖難民。這樣的推測並非特意污名化這群人,而是在薪資有限、加上沒有保險或相關福利狀況下,這群人就醫不便也不易;經濟上的壓力,也很容易讓人輕忽自身的健康,或無奈地被迫接受沒錢看病的事實。

麥難民,網咖難民,群體特徵和露宿街頭的流浪漢不同,成因也不相同,但已然成為日本社會的「都會新遊民」,令人感覺辛酸,也令人憂心。




【延伸閱讀】
※ Chopsticks New York: Net Café Nanmin

The Japan Times: 'Net cafe refugee' population put at 5,400


Before Visiting Japan: Net Café Refugee

知日部屋:







ivr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