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宣告
(創用CC 3.0 台灣)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詳見(請點閱)】 ... 初心 ... 及「文章引用、轉貼/轉寄相關事宜」

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諱言,當初是衝著桂綸鎂、以及片中精神科醫師的角色看了這部片。原本,以為會有些沈悶,出乎意料的是,片中其實有不少笑點。三個主角,個個看似有自己的故事,卻都有著壓抑的情緒,也都在尋找自己的聲音:
阿才,擅於解讀每個人故事背後的聲音,喜歡模仿各種聲音、扮演各種角色,可是他忘記自己的聲音;
小湯,紀錄各種聲音,以此紀錄自己上一段戀情,但這聲音卻好像只能重複播放無法前進;
小雲,找不到人生目標,上司情感的第三者,一個無聲的人,但她渴望聽到心底的呼喚,屬於自己的聲音。




在mp3、email盛行的年代,他選擇了卡帶以及傳統的郵寄;在戀情已逝、諾言已成灰飛時,他仍堅定地完成以前的誓約;小湯,無疑是細膩深情且念舊的人。原本,他以為兩個人已經是穩定、幸福地要攜手共度接下來的日子,可是前女友突然其來的分手提議與宣告,讓他一直以來堅定的情感信仰、對愛情的信心,一下子崩解,情感與認知頓時無法協調,內在產生極大的衝突。

依照和前女友的約定,繼續錄完福爾摩沙的聲音無疑是他的一種生命儀式,或許,錄完之後,對這段感情他就能真正告別。但真正讓他一夕之間改變的,是阿才醫師要他以前女友的角色對現在的自己說話,只有在那個當下,他真正感覺到自己內心的衝突、掙扎和無助,那一刻觸動,讓他痛哭失聲,久久不能自己,也讓我淚流不止。

總是要狠狠痛一次吧,痛過,也許就好了。





電影海報主打的是桂綸鎂,故事主角應該是小湯,可是角色最突出、戲份最重的,卻是阿才,相對上來說,小雲的角色一如設定,平淡無奇、無聲到讓人會不小心忘記她的存在。

小雲在工作中找不到自己、在情感中也無聲。和情人肉體親近,渴望被瞭解的心卻不被珍惜,身體的需求被滿足了,心靈卻是空虛不已,於是她困惑、迷惘。小湯所錄的聲音,讓她的靈魂被喚醒,背起行囊,尋找聲音的所在地,也讓她聽見自己的聲音。





阿才醫師在片中有個出人意外的出場—尋芳客,和應召女郎玩起角色扮演的遊戲。整部戲中,阿才的專業角色和世俗男人的角色穿插呈現,勾勒出他內心的衝突。

之後,阿才診治女病人那一場戲,雖然他的角色是醫師,可是在鏡頭下,他在分析病人時的一連串口白、低沈單調的聲音、刻意壓抑的語調,以及看似銳利,卻透露出些許痛苦的眼神,使得他和觀眾間產生一種錯置:好像他是個案,而我(觀眾)才是他的醫師。(戲裡戲外的角色扮演?!)

而他藉由角色扮演、空椅法1,讓他遇到的陌生人處理了內在的衝突情緒、得到釋放,對他自己,卻用肉體歡愉的毒,來麻醉自己的心。似乎對醫師來說,最難醫的永遠是自己?!也或許,這樣的鋪陳和反差,正好反映他騷動難定、惶惶不安,亟欲尋求情緒落腳的焦躁心情。





電影中,部分情節的跳接過於簡略,使人情緒上、理解上無法連貫。比如說:是什麼事情觸動阿才到台東尋找他大學時代喜歡卻沒有把握住的女生?在什麼情況下,在事過多年猛然驚覺她才是他的靈魂伴侶?而末了,阿才穿著潛水裝、戴著面鏡和呼吸管在公路上行走的長戲,無疑是整部片子中最突兀的一段,看起來有點滑稽、有點詭異,不知道是否暗喻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都在現實中泅泳,身處嘈雜卻似又被隔離的環境,以一種只有自己才理解的方式,找尋自己的內在聲音?抑或是導演以最後這場戲作為對陳明才的悼念?2


1:空椅法(Empty Chair)是完形治療法中讓個案內在衝突的外顯的技巧之一。諮商師邀請個案想像其衝突的對象坐在對面的空椅上,使當事人與之對話,並將其各種情緒表現出來;目的在協助當事人將衝突的兩股力量區別出來,延伸自覺,幫助個案學習接納並整合自己的想法與感受。

2:這部片子中阿才的角色是為陳明才量身定作,但在片子開拍前,他走入大海,離開人世。陳明才─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台灣劇場界傳奇人物,在編導及表演上,都有頂尖的表現。創作領域遍及劇場、繪畫、電影、文字、音樂,以及生活中無時無刻的即興表演。並且長期從事社運、環保和社區運動。2003年8月底,選擇在台東都蘭走進大海,離開人世。(節錄自《奇怪的溫度》)



《崇拜》


(詞/陳沒,曲/彭學斌,編曲/陳建騏,主唱/梁靜茹)

你的姿態 你的青睞
我存在 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 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我活了 我愛了 我都不管了
心愛到瘋了 恨到算了就好了

可能的 可以的
真的可惜了
幸福好不容易怎麼你卻不敢了呢

我還以為我們能 不同於別人
我還以為不可能的 不會不可能

你的姿態 你的青睞
我存在 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 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我活了 我愛了 我都不管了
心愛到瘋了 恨到算了就好了

可能的 可以的
真的可惜了
幸福好不容易怎麼你卻不敢了呢

我還以為我們能 不同於別人
我還以為不可能的 不會不可能

你的姿態 你的青睞
我存在 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 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風箏有風 海豚有海
我存在 在我的存在

所以明白 所以離開
所以不再為愛 而愛

自己存在 在你之外







【相關閱讀】
《最遙遠的距離》— 故事












ivr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不諱言,當初是衝著桂綸鎂、以及片中精神科醫師的角色看了這部片。原本,以為會有些沈悶,出乎意料的是,片中其實有不少笑點。三個主角,個個看似有自己的故事,卻都有著壓抑的情緒,也都在尋找自己的聲音:
阿才,擅於解讀每個人故事背後的聲音,喜歡模仿各種聲音、扮演各種角色,可是他忘記自己的聲音;
小湯,紀錄各種聲音,以此紀錄自己上一段戀情,但這聲音卻好像只能重複播放無法前進;
小雲,找不到人生目標,上司情感的第三者,一個無聲的人,但她渴望聽到心底的呼喚,屬於自己的聲音。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個壓抑、失落、迷惘、孤寂的靈魂,藉著聲音,生命有了某種交集。




《最遙遠的距離》片花


阿才,婚姻觸礁的精神科醫師,自稱在販毒,販賣麻醉心靈的毒,最喜歡角色扮演—無論是面對他工作上的個案、找來的應召女郎,或是邂逅的檳榔西施—與其說他在治療別人,不如說他在解放習慣壓抑的自己。遺憾大學時代沒有把握住的最愛,之後結婚,與妻子感情淡漠卻又遲未離婚,他的心是被禁錮的靈;情感需要定錨,卻找不到對象,只好寄託一次又一次肉體感官的刺激。



小湯,失戀、工作又遇到挫折的錄音師,因為愛得深,所以無法自拔、不知如何走出過去,唯一能撫慰他受傷心靈的方法,就是繼續完成當初與女友的約定:走遍台灣各角落,錄下屬於福爾摩莎的聲音。每錄完一卷帶子,便寄給前女友,因為她喜歡對聲音極其敏銳的他,以及錄音時專注認真的樣子。可是他永遠不知道,她早已搬離原來住處,聽到錄音帶的,是另一個女子「小雲」。


小雲,與上司有著出軌戀情的Office Lady。她日復一日工作,卻不知所為為何;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使得需要倚靠的心靈,像永遠無法平衡的三角椅。小雲無意間收到陌生人小湯寄給前房客的錄音帶,由於好奇心的驅使,讓她開始聆聽這一卷又一卷錄音。她聽到東海岸的潮聲、稻浪聲,聽到小湯與小學生的對話、聽到阿才與檳榔西施的對唱。在繁華喧鬧的台北,帶著耳機,用這些來自遠方的聲音,把自己隔絕在只屬於自己的世界,任由這些聲音讓麻痺、沈睡的靈魂甦醒。


他們因著不同的緣由、同樣的目的(自我救贖),不約而同來到了台東海岸展開自我放逐、尋找自我、聆聽內心聲音的旅程,終究:
最遙遠的距離,
是我知道你在我心裡面,
可是卻聽不到、碰觸不到。
那個你,似是你、是妳,其實是自己。


  

《最最遙遠的路》詞/曲:胡德夫(1983)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複雜的訓練 引向曲調絕對的單純
你我需遍扣每扇遠方的門 才能找到自己的門 自己的人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後一個上坡 引向家園絕對的美麗
你我需要穿透每場虛幻的夢 最後才能走進自己的田 自己的門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voicexml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三個壓抑、失落、迷惘、孤寂的靈魂,藉著聲音,生命有了某種交集。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e Source: JupiterImages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一部跟音樂和愛有關的電影,有點「平淡」(沒有高潮起伏、沒有緊繃的劇情張力),但看完這部片,心中卻有滿滿的感覺—淡淡的愛、淡淡的無奈、淡淡的哀傷、淡淡的希望。貫穿片中的音樂,以及男女主角彼此相知相契,卻無明確表露的情愫,讓人回味不已。

男主角(Glen Hansard飾)是一個很有才氣卻(還)沒有發跡的音樂創作者兼歌手,平日在爸爸開的吸塵器修理店工作,也在街頭賣藝。他曾有過一段深刻的感情,卻因為被背叛,情感受創;即便如此,他還是對前女友念念不忘。他的內心孤寂,在音樂創作上,渴望被瞭解、被欣賞,在情感上,想要有個寄託與連結。

女主角(Markéta Irglová飾)是捷克的移民,和先生分隔兩地,帶著媽媽和女兒在愛爾蘭打拼,雖有音樂才華,卻不被先生瞭解,更沒有機會表現和發展。只有在幫傭、賣花的空檔,到熟識的樂器行,彈鋼琴過過癮。雖然她對現實生活沒有太多不滿,但心中某一塊角落,仍然匱乏與空缺。

這樣的兩個人,因著對音樂的熱愛與欣賞彼此的才華互相靠近,進而相知相惜擦出了火花,但現實及種種顧慮,使得他們的心一度靠得很近,終究也只讓這心照不宣的情愫成為彼此生命中的一段「曾經」(once)。

值得一提的,是它的演員和音樂。這是部小成本製作的電影,導演找來在現實生活中本就是歌手和樂手的Glen Hansard 和Markéta Irglová分飾男女主角,演來清新、自然不做作;而整部片的配樂是兩人的合作成果,透過音樂作為旁白,讓片子一氣呵成。

主題曲《Falling Slowly》曾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歌曲,而據說,Hansard 和Irglová拍完電影,便(變)拍拖,為這部電影增添了花絮。




《Once》片花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遇到一些人,有些人成了過客,有些人常駐在彼此生命,有些人雖然走進又離開,卻永遠活在心裡。要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才能成就一段好的感情。片子的副標“How Often Do You Find the Right Person?”或許也可以是: “How Often Do You Find the Right Person at the Right Time?”




這兩首歌,節奏抒情,娓娓道出情感的真切和渴求。











Glen Hansard 和Markéta Irglová
《Falling Slowly》
Markéta Irglová
《If You Want Me》











ivr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是一部跟音樂和愛有關的電影,有點「平淡」(沒有高潮起伏、沒有緊繃的劇情張力),但看完這部片,心中卻有滿滿的感覺—淡淡的愛、淡淡的無奈、淡淡的哀傷、淡淡的希望。貫穿片中的音樂,以及男女主角彼此相知相契,卻無明確表露的情愫,讓人回味不已。

cyber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